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文艺评论

当书锦绣文章,灿烂中华文化——读费勤小说《苍茫天地一醉翁》

发布日期:2019-07-25 16:03   作者:郁小萍    来源:绵州艺文志    【字体: 】   阅读:


   首先感谢费勤捧献给我们一本优秀的书。我个人感觉,这部长篇历史小说无论从思想性和艺术性,都可以称为完美和成熟。

   选择用长篇小说的形式塑造欧阳修,这是明智的,当然也是困难的。长篇小说包容宏大,不仅能表现欧阳修的个人生平事迹,更能把他所处时代的方方面面尽收笔底。但这也非常考一个人的文学功力。尤其是历史小说,更考作者的古文修养能力。但我们看到费勤作得很好。从长篇小说的结构方式看,这部小说选择了线状结构,就是各个情节组成部分按时间的自然顺序、事件的因果关系顺序连接起来,呈线状延展,由始而终,由头至尾,由开端到结局,一步步向前发展,虽然有时倒叙、插叙和补叙,但并不改变整个情节的线式格局。费勤用这种叙事方法,为我们描写了一位从充满梦想和盎然青春,到功成名就却充满幻灭感的历史人物,不仅恰切,而且具有典型意义和昭示作用。

   从小说的要素看,人物、故事情节、环境(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描写,这部小说都堪称完美。从文学人物看(尽管这样划分不算严谨,因为那个时代的好多官宦都同时具有两重身份,即使入仕后不再倾力于诗词创作,但由于考试制度的严格,大都文学功底深厚)虽然这部小说写的是宋朝,但唐宋八大家几乎尽收笔底(宋之前的唐朝两大家是通过欧阳修喜爱《昌黎文集》等情节带进小说的),其他的人物,虽然在宋六大家之外,但无论作者笔墨丰俭,却几乎个个形象饱满生动,外形描绘鲜明独特,内心揭示深刻准确,品德修行泾渭分明。在情节方面,小说做到了精心、从容,合理取舍、疏密有致。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描述也老道,老练,令人读时,常常击节叹服

   小说很精心地用语言营造出一种雅致的、同欧阳修的为人风格和作品风格很贴切的氛围,用作品中的话来说,是“既雅,不雕琢,不艳浮,清新朴拙”的。但同时,又加入很多生活化的语言。例如“神宗听得半懂不懂的,”“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论事不休,像个小麻雀似的”“对是非功过不哼不哈”等等,我认为这类接地气的语言的加入,反而能以俗衬雅,以雅带俗。制造出作品语感上的跌宕感。因为如果一雅到底,难免会让人感觉太虚空,太疲倦。任何伟大的人,都是生活在尘世中的,所以,费勤在语感的掌握上,也很见考虑和功力。
   小说离不开细节的支撑,费勤注意到了这一点。即使以二十多万字的篇幅,描写这么一幅宏大的宋朝官仕图,她仍然能以喝稀粥、收衣服、脱去棉袍,穿上夹衣等等细节,状物写人,既生动又轻捷。其他,如“轻浮地吹了一口茶碗上的水沫”等等肢体细节,费勤也见缝插针地运用了。
    再回过头来谈谈思想性。一般对作品评价,都提“思想性和艺术性”怎样怎样,并列的时候,思想性往往排在前面,诚然,思想性是艺术性的基础。所以,我们先把玩花朵的美丽,再来看看长出如此花朵的土壤是什么质地。
    作者自身就是既是官员,又是文人,她在书中借古喻今想表达的,有一种很正气、很博大、也令人感觉亲切的人文情怀和文人风骨。
    欧阳修诞生在绵阳军事推官厅(据说是现在的一中境内),所以,感谢作者为我们绵阳做了一件好事。当然,这件好事的催生,首先要感谢绵阳市和涪城区重视文化建设的政府官员们。有了他们的设想、蓝图和支持,才有这部优秀小说的诞生。
    但敢于接手这个计划,也是需要勇气,需要责任感,更需要功力的。欧阳修固然有大量的文稿留存于世,但描写他的长篇小说不可能只是一首首诗、一首首词翻译成现代汉语(尽管这也是小说构成的一部分,但绝不是简单的翻译)。我在创作描写德国科学家伦琴发现X射线的《纤纤素手》时,也经历了将大量的素材化作笔下的文学作品的过程。对那种创作的况味我深有体会。我们没生活在十九世纪的德国,没生活在宋朝,我们的创作,需要运用作家的武器——形象思维——来对故纸堆中的资料,进行想像、进行合理虚构,这样,我们预期塑造的人物,才能从那故纸堆里活过来,充满生机地,走进21世纪的读者心中。借用小说中的一段话来描写这种充满想像的复原吧:“欧阳修望着眼前的竹林、溪水、宅院,脑子里还原或想像着白居易他们在园子里临园吟竹,清波上把酒谈诗的情景……”这就是历史题材的文学作品最需要的功力。
    尤其,是资料越多,越需要作者具有能沉下心来,甘于寂寞的写作态势。
    最重要的,是作者取舍材料的标准。这其实也彰显了作者的审美意识,风格素养和道德追求。欧阳修毕竟是士大夫文人,写风景是他的闲雅心态,而擅写艳情词则是他娱乐生活的另一世界。尽管历代研究者对此有一些分歧,还就真伪问题引起喋喋的争议,但费勤却把艳情放过了。虽然歌伎一类并不避写,但却分量很轻,这表现了费勤的审美选择。我在阅读的过程中,在肯定她这种取舍的同时,揣测过她的思索基点:无论是从一个口碑不错的官员,还是从一个具有良好反响的女作家,她这样取舍,都是聪明和令人赞许的。因此,她书里的几个词汇总浮现在我心里:品格端庄,智慧超群。
   从中学起,就读过欧阳修的诗词,知道欧阳修的生平,但费勤的小说让我认识了一个艺术的、立体的绵阳老乡欧阳修。尤其是知道了他的勤奋。从现在的情况看,他若是有微信,那他是几乎天天更新朋友圈的。他最新的感想常常连夜发表出来,发到朋友圈里。大一点的构思则是写成文章投稿。同时他还写论文。同时他还要编史。更同时,要当一个好官。我读小说的时候想,这是不是费勤在笔下的人物身上,寄托了她自己的某些追求和美德呢?要知道,二十多万字的历史小说,其纸背后的份量,是超过这数字好多倍的。
    费勤对人的品格优劣也有着自己鲜明的褒贬态度,这是我非常喜欢这部小说的另外一个方面。倘若作者是另外的道德取舍标准,可能我们捧在手里的就不是“苍茫天地一醉翁”,而可能是“艳情绯闻一醉翁”、“白发簪花狂舞放浪一醉翁”或者是其他什么。现在的小说,不仅描写了作为北宋著名的政治活动家、诗文革新的倡导者的欧阳修在政治和文学这两个领地举足轻重的地位,描写了宋代的一些大政治家、大散文家、大诗人,更同时,在描写的过程中,深切地推崇了那种“文人相亲、相尊重、相提携、相爱相惜的风气”。更进一步,当我读到那不需要下属八小时坐班、尽最大可能调动下属艺术思维和工作积极性的钱惟演,读到那个被欧阳修耻于同行的宦官王昭明却能在关键时刻禀善执言……都一再为之动容。还有那犹豫、无情,利己的宋仁宗,被费勤深刻地画像。更有那些恩将仇报的小人,被小说一一地,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是的,作者有她提倡的,有她反对的,这些都包含在符合长篇小说艺术规范的框架中。不是图解,不是拔高
我想特别提出的,是费勤以较详细的篇幅描写欧阳修参加晏殊宴会的那一场景和写的那首诗。“主人与国共休戚,不惟喜悦将丰登。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读的时候,那种穿越时空的感觉令人震撼。这种饱和饥、暖和凉强烈对比的感觉,让我几乎是完全没有理由地想起那首著名的诗:“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我再一次感觉相隔千年,欧阳修和费勤那种相同的对百姓和普通士兵的疾苦之忧:“子非边防将士,安知其之冷寒?”“子非我,安知我不知边防将士之冷寒?”这,就不仅仅是倚靠形象思维能做到的了。这需要人与生俱来的善良和正直。
   多年前,我和费勤在一次喝茶中,她对我的《和健康恋爱》这本科普著作有一个评价:一、我的身份是一个知名作家,其观点有可信度。二、我已经到了有资格谈健康的年龄。三、我有一副有资格谈健康的健康的身体。当时,我感觉费勤是个很智慧的人,很善于总结。今天,我也想借此讨论会,根据小说中她对那种“心情起伏随荣辱”的描述,对“诗穷而后工”的总结,而总结一点体会告诫自己:对我们当代人尤其是对大多数自由职业者来说,虽然不再存在被反复重用又反复贬谪的经历,虽然我们都不会再面临穷困,但,倘若我们能有意识地不要让自己肠肥脑满,让自己的思想“穷”一点,空白一点,留一点空间给新事物——那么,我们是能指望出更多好作品,有更美好人生的。
  

   简介

   费勤,1963年生于四川绵阳,祖籍四川阆中。1992年开始写作并发表作品。有中短篇小说发表于《作品》《天津文学》《四川文学》《延河》《鸭绿江》《西部》等纯文学刊物。已出版中短篇小说集《倾覆的双桅船》。现居四川绵阳。

绵阳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版权所有 蜀ICP备 12001441 号
E-mail:280862992@qq.com
电话:0816-2291662